斯科尔斯并非今天唯一的告别者,卓杨更不是。41岁的埃德温范德萨也将本场比赛作为了自己的告别演出。

  范德萨虽然不像斯科尔斯那样是出自曼联青训的嫡系,但在今天,他的退役赛似乎要比生姜头更显得盛大,因为直到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天,他依然还是豪门曼联的主力。

  能以主力首发身份在冠军杯决赛上退役,掰着指头数此前似乎也只有09年的马尔蒂尼做到过。范德萨虽然在境界和地位上同马尔蒂尼有不小差距,但总归也是门将界的牛逼人物。

  为了奖赏他在曼联六年的老骥伏枥,弗格森特意让范德萨在这一场戴上了红魔袖标,希望他能在90分钟后以队长身份捧起冠军奖杯。

  爵爷和范德萨还事先约好,如果比分领先,最好两球领先,便在85分钟之后换下他,让他独自接受全场的欢呼,能有一个荣耀的告别。

  不过,就目前看来,范德萨很难重复两年前马尔蒂尼在罗马奥林匹克球场的风光了。那一天,比赛第89分钟,ac米兰3:2领先巴塞罗那,41岁的保罗马尔蒂尼辞别31年的足球生涯,将红色米兰帝国的袖标禅让给了卓杨。

  范德萨远没有马尔蒂尼那么传奇,也不能让曼联为他退役‘1’号球衣。三十多年的足球生涯,也只有在最后这六年才让名声进入了顶级门将的行列。

  六年的红魔生涯,范德萨封杀过许多优秀射手的射门,也被很多顶级射手打漏过,这些人当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卓杨。

  算上今天,卓杨和曼联已经交手八次,打进了10个球,10个球全部都是洞穿了范德萨。但范德萨却对这10个丢球印象并不深刻,能让他记住卓杨,是因为一次成功的防守。

  2006年4月25日,曼联和马迪堡相逢在冠军杯半决赛,老特拉福德里,上半时卓杨一记突如其来的远射将范德萨从小禁区线震进了球门。

  那个球虽然被他扑了出去,但范德萨心中的骇然却让他这辈子也难以忘怀。那是他第一次和卓杨比赛,那一天卓杨还进了两个球,到今天卓杨有过很多次射门被范德萨扑了出去,但他始终还在惦记着那一记力量雄浑的射门。

  范德萨是个有点宿命论的人,他总觉得第一次遇见卓杨,被他踢出了恐怖一射,那么最后一次面对他了,弄不好还会来这么一出,有始有终有因有果才叫宿命。

  人总是擅长暗示自己,越临近比赛结束,范德萨的预感便越强烈,他坚信卓杨今天一定不会放过他。虽然现在巴萨被曼联的歇斯底里狂攻压得几乎还不了手,但范德萨时刻准备着迎接卓杨的暗劲一击。

  巴萨给人感觉很年轻,但其实曼联在场上的年轻球员更多,毛头小子们癫狂的攻势,把巴萨打得节节败退,卓杨已经不用瓜迪奥拉吩咐,很自觉地退回到了中场。

  时间已经超过了80分钟,满打满算也剩不下10分钟了,3:1的比分虽然看起来很稳当,但狗疯起来还能把老虎撵得满地跑,何况曼联发疯。足球的奇妙之一,就在于永远不能说绝对。

  卓杨化身中场大闸,和布斯克茨携手把曼联的进攻尽可能挡在四十米线之外,甚至中场线,巴萨即便被动,也不会猥琐摆大巴,他们学不来穆里尼奥的绝活,全场紧逼才是正道。

  曼联的边路突击实在太过于犀利,瓦伦西亚、纳尼、鲁尼、埃尔南德斯,包括朴智星,一遍又一遍冲击着巴萨的后方。哈维和小白都被打成边后卫了,可想而知这帮红魔彪子有多狠。

  巴萨在曼联的狂风暴雨之下摇摇欲坠而不坠,此时的曼联已然无敌,也许只是差着那么一口气便可摧垮巴萨的坚固,弗格森焦急地看向了吉格斯。

  曼联就差着王老吉的这一口气!吉格斯灵秀依旧,但他的确老了,将近九十分钟高强度的对抗让他此时力不从心,快38岁的人了,这会儿还要和卓杨这样正当年的野兽一遍又一遍角力,老天也会心疼他。

  卓杨就是掐住了王老吉这个关键点,让曼联缺失了最后一传的环节,各种突击打得轰轰烈烈,但就是无法在最合理的位置上形成攻门。看似足球像炮弹一样不断袭向巴尔德斯镇守得球门,但全是迫于无奈的勉强起脚。

  吉格斯带球试图甩开卓杨的纠缠,鲁尼从左侧正靠拢来接应他,王老吉经验十分丰富,他先向左做出和鲁尼打二过一的架势,随即刹车摆腿推给了右侧的斯科尔斯。

  只可惜没能涮得了卓杨,王老吉被看破了。卓杨从他右侧急速而下,毫不留情就断个干脆利落。

  吉格斯两只手都去拽卓杨的球衣,虽然最终没能完全拽住,但总算阻止了卓杨打反击。鲁尼不含糊,他的滑铲像战斧导弹一样,逼得卓杨跌跌撞撞拉球闪开。

  往前推进了不到十米,卓杨还没来得及分球去找梅老板或者葫芦娃,斯科尔斯又来了,眨眼间便扑到了脸上。

  管他三七二十一,也已经很累的卓杨索性抡开一脚。不管有没有用,先把足球打出去再说。在斯科尔斯扑上来之前的0.1秒,卓杨于40米的距离上仓促远射。

  谨守大门的范德萨心头一凛,当年那一幕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里。就和现在一模一样,也是这个距离,也是这么‘即兴’,就连卓杨呲牙歪嘴的丑样子也如出一辙,甚至球速也同样不紧不慢。

  来了!来了!

  范德萨如临大敌,他可不想把生命交代在最后一场足球赛里。丹田下沉后双脚扎紧地面,鞋底儿快要抠进草皮里。腮帮子都在鼓劲,马步似桥墩一般坚不可摧。

  后背努成了一张弓,范德萨重心前移,弯曲双臂做出完美手型等待迎接这撼天一击。他把自己凝固成为一块巨石,一座山峰。

  然而,卓杨就是一脚随随便便的远射,瞄着球门却没来得及追求死角,力量凑合准度一般,很寻常的弧线球远射。

  重点是‘弧线’二字!

  所以,足球摇晃着从石敢当范德萨身边绕过,不由分说便一头扎进了他身后球门的正中央。球网在颤动,范德萨依然纹丝不动。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56905/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