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一片沉默。

  数秒后,秦夜才缓缓道:“第三,这并非圣灵大人说的:低劣的挑衅。而是确实存在的,影响世界格局的大事。”

  他的目光扫过所有黑曼巴地府的阴差,沉声道:“想必,本官重新走进这里的一刻,大家已经有心理准备。我再次重申,这不是玩笑,俄罗斯地府确实有开发禁术的野心。并且已经拥有了初步思路和数据。而他们身后,站着希腊地府的影子!”

  无人回答。

  或许,之前秦夜的态度,还让人觉得“你在逗我?”“这个玩笑并不好笑。”“这是华国对待国际事务的态度?”

  哪怕他第二次走进这里,他们同样认为,这是华国地府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出手,所以编造了一个如此拙劣的借口。诚然,国际地府社会。达到目的才是第一,借口不过是一块遮羞布。不过,这个借口太过可笑了一些。

  但现在不同了。

  命运的出现,代表华国正式外交的态度。所有黑曼巴地府的阴差都感觉灵魂抖动了一下。目光交接间,变得无比凝重。

  真的有国家准备单方面撕毁反禁术条约。

  在数百年前希腊禁术率先洗地之后,真的有地府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禁术这两个字,撕开了他们埋藏数百年的伤口。圣灵黑曼巴沉吟着开口道:“具体?”

  声音很平静,如同一条大河。然而,平静的河面下,一种惊涛骇浪的味道,已经弥漫了出来。

  这股味道是如此浓烈,巴布鲁,祖巫,日月星三位长老不动声色坐直了身躯。秦夜暗中舒了口气,沉声开口:“怨魂晶。”

  仍然如同河水,却掀起了第一个浪头。

  三个简单的字,其他阴灵反应不大。圣灵黑曼巴的瞳孔陡然竖了起来。

  最了解你的,一定是敌人。

  数百年前被禁术洗地,所有非洲酋长圣灵都对禁术的构成尽可能地去了解。这三个字,丝毫不陌生。

  “而且,极有可能是超过当年‘黑暗之心’的目前最大储量。预估超过一千七百斤。”

  圣灵黑曼巴的眼角肌肉狠狠抽了抽,一浪接着一浪,平静的桌面下,刀剑齐鸣。它轻轻舒了口气:“贵国是怎么知道的?”

  外表的平静,内心的剧烈,在秦夜心中交错成从未有过的清明。他很清楚,再次进入这里,是破局的钥匙。命运的出现,是推开了这扇门,但能否邀请到屋里的主人,接下来才是关键。

  “各位应该知道,在华国和俄罗斯地府之间,有一条双方设定的缓冲带。私自进入,形同宣战。而这份怨魂晶……正出现在蒙古首府乌兰巴托。”

  不用再解释。

  圣灵黑曼巴手指轻轻点着桌面,它脑海中基本已经理清前因后果。

  华国地府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俄罗斯地府必须要和他们交涉,诚然,以蒙古国地府的军力,抵挡俄罗斯地府简直是笑话。哪怕一天能灭国。但是,这种行为也等于是和华国地府宣布正面战争!

  俄罗斯地府无法承受。

  他们哪怕研究出了禁术,然而……禁术对二代阎王真的有用?禁术能一发灭十殿阎罗?六方鬼王?

  做不到,他们就必须得到华国的态度。这才敢动手。

  “贵国已经见过俄罗斯地府的代表了?”它沉声问道。

  “是鲁缅采夫侯爵。受叶卡捷琳娜大帝的委托。本官亲自会面。”

  “而你们没有拒绝他们?”巴布鲁抬起目光,直视秦夜的眼睛:“事关一洲安危,华国作为四常,竟然没有严词谴责?反而来到了我们这里?”

  “这件事情前因后果极为复杂,牵涉的不止一个冥府。等会儿,本官会将具体资料奉上。总之,当时的情况,只有本官直面鲁缅采夫。然而,这等大事,本官自然不能代阎王做主。”

  “所以贵国阎罗的意思,是寻找外援?”祖巫沙哑道:“只要你们开口。俄罗斯地府也敢入侵乌兰巴托?”

  浪潮渐起。

  大河发出了轻微的咆哮,当确定这件事情可能性极大的时候。黑曼巴地府阴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挑剔。

  挑剔任何一个词,任何一句话的错误。试图找出其中隐藏更深的真相——没有任何国与国的交锋,会直白得没有隐瞒。

  一个人面对五位阴差加上一位圣灵的分析,没有给秦夜任何喘息的时间。心脏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处于加速状态。大脑皮层都感觉嗡嗡作响。他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握紧。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波澜不兴地开口:“二代阎王,地藏菩萨,以及各位阎罗皆不认同在争夺阎王位置最激烈的时刻阎罗出行。如果你有疑问,可以直接通过圣灵联系二代阎王!”

  色厉内荏。

  话语是坚硬的,但是这个问题上,他还是难免有些软。毕竟……这个问题就是目前华国最大的软肋。

  仿佛六把剑架在脖子上,说错一个字,剑锋就会落下。一人面对六人,无论是谁也做不到面面俱到。这已经不是大心脏的问题,有的东西,没有证据,而且撒下弥天大谎,那种心虚的感觉,隐藏再好也有一丝虚浮。

  他只能祈祷对方没有发现这一丝漏洞。就在此刻,圣灵黑曼巴忽然开口了:“哪怕华国谴责,俄罗斯地府照样敢入侵乌兰巴托。”

  巴布鲁愕然看向圣灵,还没有开口,对方摇了摇头,淡淡道:“俄罗斯要的只是‘见过’华国地府而已。这件事的重要性太高,以至于他们不惜耽搁了这么久。就为见华国阴差一面。”

  “没见过,一言不发入侵乌兰巴托,是对华国地位的严重挑衅。是真的在国际社会上打了华国地府一巴掌。华国地府必定倾力反击,不惜掀起地域战争。而俄罗斯地府绝非华国地府的对手。等待的……恐怕是灭国之战。”

  它仿佛理顺了什么,双手撑在下颌上,环视全场:“但见过,那就不一样了。”

  “知道了我的意图,知道了这件事对我的重要,但相对的,对你华国就不是那么重要,我不过有一发禁术而已,而你们至少几十发,我对你们形不成威胁。甚至可以形成更加牢固的战略合作关系。那么,那时候我再入侵乌兰巴托,权衡轻重,想必你华国不会掀起这种灭国之战。”

  “只要不灭国……百年之后,当禁术绽放在姆艾本林冥宫的那一刹那,这些损失都可以接受。”

  它看向秦夜:“贵国愿意对俄罗斯地府掀起灭国之战?”

  秦夜摇了摇头。心中再次松了口气。

  和聪明人谈话有好处,在大逻辑没崩的前提下,偶尔的一些小漏洞,对方会自动脑补完毕,甚至会想的更深。

  圣灵黑曼巴继续说道:“俄罗斯地府地域广大,东接埃及地府边界,希腊地府边界。华国地府和俄罗斯地府开战,起码牵扯进去两大常务理事地府。这场战争……很可能演变成地府世界大战。没人敢打。俄罗斯地府是拿自己的地理位置做筹码。只要不触犯华国地府的底线,这场战争就打不起来。”

  没有人再开口。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很明显,那就是,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联系上俄罗斯地府现在广结善缘的举动……恐怕……他们对蒙古地府动手,就在不日!

  说不定……现在无数阴兵已经陈列蒙古边界,就等沙皇一声令下!

  数秒后,圣灵黑曼巴沉默看向秦夜,猩红的蛇信舔了舔嘴唇,忽然笑了。

  “现在,是时候进入正题了吧?”

  “我以为,我一直在说正题。”秦夜眼眸低垂,微笑道。

  圣灵黑曼巴摇了摇头,目光死死盯着秦夜:“正题只有一个。”

  “那就是证据。”

  “目前为止,你的话没有逻辑错误。但是还有很多东西无法解释。”

  “比如,为什么你们确定希腊地府给了俄罗斯地府援助?比如华国目前外国阴差无法进入,俄罗斯地府阴差怎么找到你的。”

  “我给你说服我的机会,年轻的府君。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一浪接一浪,河水在看似平静的河面下,已经暗流汹涌。甚至河面上都掀起了层层海浪。

  秦夜没有紧张,或者说现在已经是紧张的最高状态,无法更加紧张。相反,他心中大石再次落下一丝。

  问证据就好……而且对方是先问的证据。

  这代表禁术一事在非洲圣灵心中的重量!

  而且,开始问证据,这就代表对方……真正开始上心了。态度开始松动了。

  他最怕的,一是不问,被上一次禁术洗地吓破了胆。二是先问利益,你华国要我们出面,给我们怎样的报酬?

  幸好……起码黑曼巴地府,禁术的事情重要地位还在利益至上。他无比期望,这代表了整个非洲联盟酋长们的态度。

  “当然。”秦夜站了起来,微微鞠了一躬,将几份资料放在了桌面上。

  “这一份,是我们如何接触到俄罗斯阴差的。”

  “这一份,是俄罗斯一旦成为拥禁国,对世界会造成这样的改变。”

  “这一份,是谁给了俄罗斯地府的支持。让他们拥有了禁术思路和基础模组。”

  他的手放在了第二份上:“昨天,我特意去阳间复印了六份。现在,我来告诉各位,在华国眼中,俄罗斯地府一旦成为拥禁地府,对世界会有怎样的改变。”

  “相信我,这绝不是一个你们想看到,能接受的局面!”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6029/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