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宫,陈一凡跟着一个假的“敖泠鸢”一起回来的。

  那人不惜杀了龙母,也要让敖泠鸢回龙宫,多半是冲着敖泠鸢来的,陈一凡就给他来一个将计就计。

  “敖泠鸢”一脸虔诚的跪在灵堂前,看起来伤痛欲绝。

  这一跪,就是一下午。

  吃完饭的时候,龙王派人来请他们。

  敖泠鸢回答说,修仙之人,不感饥饿,就在这里守灵,不吃。

  前来邀请的仆从眼中闪过一丝信息,看向陈一凡。

  显然,龙王早就知道,敖泠鸢为龙母悲痛欲绝的情况下,是没心思吃饭的。

  可陈一凡作为一个“外人”,跟龙母有没有什么感情,不一定会留在这里陪敖泠鸢祭奠龙母。

  听着仆从对自己的劝说,陈一凡心中暗笑,如果他们没发现异常,他确实有可能离开敖泠鸢,先一个人去吃饭,再给敖泠鸢带点儿回来。

  毕竟,这是龙宫,敖泠鸢的家,谁会在家里提防什么呢?

  但现在,明知道有问题,陈一凡想,自己就这么如了龙王的意,他会不会感觉太轻松了?

  “鸳儿不吃,我也没心情,回去告诉龙王,谢谢他的好意。”陈一凡一脸严肃的回答道,语气十分坚定。

  前来请两人的侍女一脸无奈,又磨蹭着劝说了陈一凡好久,见他沉着脸,坚决不改变主意的样子,这才转身下去了。

  “龙王……”龙王面前,侍女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龙王摆手道。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

  “是!”侍女松了口气,转身退下。

  最近这段日子,龙王喜怒无常,性格十分残暴,搞得龙宫上下,都是人心惶惶。

  甚至,就连几个龙子龙女,都被因为一点小事触怒了龙王,被他施以严重惩罚。

  侍女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来,但就在她转身退下,没有走出十米远,还是被龙王抬手一掌给拍死。

  “哼!果然是情深似海,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吗?”龙王冷哼一声,阴沉道。

  眼珠一转,便又有了打算。

  入夜,龙王安排陈一凡在距离敖泠鸢的院子较远的房间休息。

  心想,这下你们就不得不分开了吧?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作为龙王,当然有这个权利,不让陈一凡与敖泠鸢住一间房。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敖泠鸢还是以要为龙母守灵为借口,不愿去休息,陈一凡还是留在这里陪她。

  数日过去,龙王越发暴躁,每天都在冥思苦想,怎么让陈一凡跟敖泠鸢分开。

  陈一凡感受这龙宫里越来越凝重的气氛,暗道,是时候了。

  此时的龙王,已经十分急切,十分暴躁。

  如果这个时候如了他的愿,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采取行动。

  于是,在僵持三天之后,陈一凡让敖泠鸢晕倒在了堂前。

  龙王听闻,几乎是欣喜若狂的跑了过来。

  但在陈一凡面前,他还是不得不掩饰起那份欣喜,转而装作激动和悲痛:“女儿!女儿啊!”

  “逝者已逝,你何必这么傻呢?”龙王扑过来,想要抱住敖泠鸢,却被陈一凡挡开,只能站在一旁抹泪。

  “龙王,麻烦派两个人来照顾鸳儿。”

  “什么话?这是当然的,这可是鸳儿的家啊!”龙王摆手回答道。

  “快快快,把鸳儿送到她房间去。”

  陈一凡将敖泠鸢抱起,送到了她的房间,并顺势坐到床边陪同。

  老龙王看得眼角一跳,操,这丫的是跟鸳儿连在一起的连体人吧?

  “你也赔了鸳儿几天来,你们人类身体不好,你也累了吧?先去休息吧,鸳儿这里有我陪着。”

  “不用了,我不累。”陈一凡淡淡一笑,回答道。

  龙王眼神中明显露出一丝抓狂。

  “你还是不要逞强了,要是你也累出了毛病,鸳儿醒过来得多伤心啊,她会怪我的。”龙王劝慰的话,倒被陈一凡听出几分咬牙切齿来。

  “那……好吧!麻烦龙王了。”陈一凡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在龙王殷切的目光中,陈一凡终于离开了房间。

  龙王的脸色顿时欣喜起来,又闪过一丝冷笑。

  “哼!总算走了,待我掌控了乖乖妹妹,还怕你不就范?”

  龙王嘀咕道,并走近敖泠鸢床前,一抬手,一团浓墨色,烟云一般都能量体被他投入敖泠鸢体内。

  “你在干什么?”陈一凡推开门走了进来,对龙王质问道。

  龙王一惊,直接将床上的敖泠鸢提了起来,挟持着敖泠鸢,对陈一凡威胁道:“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你知道吗?我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期盼着这一刻,都在期盼着你去死,去体会一遍你曾经赠与我的痛苦!”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痛啊!无比的痛,比灵魂撕裂还要痛上千万倍!”

  “那种堕入深渊,伸出手,却没有人能拉你一把,那种无能为力,那种无限惊恐的感觉,你明白吗?”

  “你什么都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懂!”

  “你生来,就已经有一条通天坦途可走,我,不过是你这条阳光大道上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儿罢了。”龙王近若癫狂的对陈一凡质问道。

  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击败我,对你来说,就像是注定好的,毫无例外的结果,一点点小事,不是吗?”

  “可今天,你要输给我!你要输给我了!”龙王癫狂的大笑着,眼中神色,得意至极。

  “哦?这么恨我,那么……你是谁?”陈一凡还算淡定的对老龙王问道。

  毕竟,他手中的又不是真正的鸳儿。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哈哈!我在你的人生中,果真这么没有存在感!”

  “今天,我便让你永生难忘。”

  龙王……不,顶着龙王躯体的家伙,向着敖泠鸢身上的衣物褪去。

  “你知道吗?这是我的妹妹,我最疼爱的妹妹!”

  “因为她是我的妹妹,我一直小心翼翼,紧守着心中那一丝不同寻常的悸动。”

  “她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纯洁之物。”

  “直到她遇见了你!”

  “我眼睁睁看着她堕入“凡尘”,我眼睁睁看着你们……”

  “不过,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我回不去了,你们,也都别想再回到过去了。”龙王激动的语气冷静了一下,耸肩道。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5987/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