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东海高丽郡的郑满,虽然只是一个小角色,但他却有着很大的野心。而且,这家伙很受主人的信任。这些年来,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忠心,得到了金钱、田地和想要的一切。

  如果是在十多年之前,郑满和那座半岛上的许许多多人一样,连想都不敢想会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在他的记忆中,吃糠咽菜朝不保夕甚至经常会饿死人的日子,好像是就在昨天。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巨大变化的呢?郑满在酒足饭饱之后,好像也曾经想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按照大家都一致认定的通俗说法的话,应该是从十几年前那场战争之后了。大汉帝国的军队进入高丽半岛,诛杀了那位暴虐无道的真番王之后,似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同。

  然而,郑满却并不这样认为。他只认同自己主人郑全成和其他那几个大家族掌舵人谈论时所说的话。高丽族人是得到了上苍的眷顾,才迎来了这样好的发展时机。即便是被迫在大汉王朝的统治下,却也不能阻止高丽族的壮大。

  汉朝人就算在名义上统治着整个半岛又怎么样呢?他们只不过派驻了很少的军队在那边。而那些派过去的郡守以下官员,像是一些愚蠢的傻子。只要能够满足他们上报朝廷文书上的业绩,其他的事情,就并不多管。所以,在郑满这样的人眼中,已经看得非常明白。被划分为高丽四郡的整个半岛,名义上是大汉帝国的疆域,而实际上对普通民众最有权势的人,却是在这些年新晋崛起的那十几个庞大新贵家族。

  是高丽半岛得天独厚的航海条件和各种丰富的矿产资源,成就了这些家族的荣耀。他们如果联合起来,几乎能够全部垄断这半边海域的一切。这样的庞大力量,不仅普通的高丽民众不敢惹,就是汉朝廷派驻的郡守官员们,在很多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触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一般不会多管闲事。

  所谓的天高皇帝远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确切的体现。不过仅仅十几年的时间,在暗中流传的传说里所说的“大财阀”们,就成为了笼罩在高丽半岛上的庞然大物。他们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凡是触犯他们的共同利益,或是不听从他们的命令者,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当然,那些都不是明目张胆的迫害,而是各种莫名其妙的“意外”。而这也正是他们的高明之处。

  就像是不久之前刚刚因为一场大火而被全部族灭的崔家,就是出于这样的“意外”。上百口子人的一个大族,死了也就是死了,并没有引起很大的震动。因为,就连当地的郡守都已经认定了这样的结果,谁还敢胡乱说什么呢?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真相。而接受命令一路追杀那两个漏网之鱼到了长安的郑满,就是这些人中之一。崔家的那个老头子性格太孤僻了,一点儿都不懂得变通。以郑全成为首的大财阀们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暗中的联盟。准备与统治着大半个东海的那个女子分庭抗理,以便于争取到更大的海上利益。已经给崔老头儿打招呼好几

  次了,可是他一点儿都不给面子,每一次都是冷着脸拒绝。

  这本来已经让大家都极为恼怒。崔氏家族管理着半岛入海口一个最大的港口,如果他们不配合,有许多事就很难办啊!尤其是最近,半岛财阀们为了巨大的财富,接受了海上一股神秘力量的请求,他们以满满的一船深海珍珠为代价,得到了财阀联盟的共同允诺。到时候会全力支持他们的行动。

  然而,崔氏家族挡在那里,拒不配合,就成了一个必须拔去的眼中钉。对于财阀联盟的新贵大佬们来说,这样的事从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他们最后的解决方法也很简单。让这些固执的家伙在一场意外中消失,就是最省心省力的方法。

  不过,崔氏家族被烧成一片白地之后,意外逃脱的这两个人,却令人恼火。从来做事非常注重细节的郑全成,马上派出了自己的得力手下,带领着财阀联盟秘密培植的力量,全力追杀,务必杀之而后快。他可不希望因为这小小的过失而破坏已经铺开的大好局面。

  既然有着这样的坚强后盾,便无所畏惧。追逐了几千里而来的郑满和他的手下们,脸上都露出狰狞的冷笑。他们拔出了产自高丽郡的直刀,毫不犹豫的就逼近过来。刀锋上闪烁寒芒,若有不从,马上就要收割生命。

  “住手!这里是长安,谁敢乱动刀兵?”

  厉声大喝从身后响起,清脆的声音里带着威严。指挥着过去抓人的郑满闻声一愣,侧头看过去时,却见从人群聚拢处走出两个少年人。正用冷峻的目光在看着他们。

  “这是家族内部事务,请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如果他们顺从的跟我们回去,当然不会随便杀人。”

  郑满有些傲慢的撇了这两个少年一眼。看模样不过是两个富家子弟罢了,他在高丽郡的时候见得多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到争执声走过来的霍光和司马明珠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对这个矮胖子说话的语气感到厌恶。这样的家伙,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狗腿子之类。狐假虎威,实在是看着可恶。

  “我们不会回去的!我们要去未央宫前申冤……让大汉朝的皇帝主持公道!如果你们再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看着逐渐逼近的刀锋,原先一直在处在惊恐中的那个女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朝人群大声叫喊着,无助的目光里露出渴求的神色。也许,她已经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在长安都得不到帮助,那她已经决定就死在这条街上。以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来控诉那些人的罪行!

  “你们赶快住手!听到没有?那女子说她有冤情……你们这些家伙一看就不像好人!”

  司马明珠性情像极了他的娘亲卓文君,善恶分明,一点儿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见这些敢在街上拔刀的家伙,竟然对自己和霍光两个人无视。这让他心中十分不爽。高傲的少年岂能受到如此轻慢,他“唰”的一下就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这两位公子,劝你们少管闲

  事啊!你们知不知道这两个是什么人?他们是纵火的罪犯啊!一个是府中下人,一个是大家族里的少夫人。两个人勾搭成奸,行为不端。后来怕罪行败露,竟然趁着黑夜放火烧了整座家族居住的府邸。然后自知罪孽深重,才亡命天涯到了这里的呢……!”

  郑满一手叉着腰,趾高气昂的样子煞有介事,说的像真的似的。霍光和司马明珠稍微一愣神儿,一时之间不辨真假。而围观的许多长安民众间,则有些已经在悄悄地窃窃私语议论。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倒是不值得同情。

  “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崔氏一族分明是被你们所害。我保护着少夫人拼了命的逃出来,就是为了申诉沉冤得雪,报那血海深仇……!”

  挥刀抵抗的崔五愤怒大吼着,把那女子拼命保护在身后。他们已经退到了墙角,再也没有地方可逃。

  “你们先别动刀用强,把事情说明白。谁对谁错,大家自会分辨的清真假。”

  霍光阻止了司马明珠跃跃欲试想要持剑冲过去的举动。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当中,语气非常严肃。

  没想到,郑满根本就不屑于搭理这少年。他狰狞的一笑,伸手从怀里掏出一纸文书,高高的举起来,大声说道。

  “想管闲事的,都先好好看看!这可是高丽郡守大人亲自签发的海捕公文,这郡守大印可做不得假吧?难不成到了长安,就可以不遵守大汉律例了吗?哼哼!”

  霍光抬起头来,在灯光下看的明白。那文书上果然盖着鲜红的大印,应该做不了假。不过……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被逼迫到墙角二人脸上的愤怒神情。又看了看这些持刀抓人者的嚣张模样。却并没有退后,而是仍然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再说一遍,这里是长安,不是高丽郡!能够有权力在这里抓人的,只有长安府衙。你们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没有这个资格!赶快住手!”

  “呵呵!好大的口气。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人,也来多管闲事……你们还等什么?杀了崔五,带着金秀珠走人!”

  听到郑满命令,几十个彪悍的汉子不再犹豫,乱刀齐下,就要当场杀人。

  霍光大怒,他就算是再心性稳重,毕竟是少年人。胸中热血激荡之下,与司马明珠几乎同时拔剑,纵身上前,替崔五与那女子挡住刀锋。双方混战在了一起。

  长安人大场面见得多了。这样规模的打斗,还不值得太过于惊慌。围观的人都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看着,也有人早去府衙报信。现在是重要时期,可不能闹出大乱子。

  两个少年人虽然正义热血,却抵挡不住那些高丽武士的凶悍。在几十把刀的围攻之下,很快就险象环生,但他们却并不退后。既然出手相助,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不一会儿,霍光就大汗淋漓了。正在危急之际,却听到有人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

  “平常让你们练剑不用心,这会儿知道后悔了吧?哼!真是两个没用的家伙呢。”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1097/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