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城门是京城内城的德胜门。因与“得胜”谐音,将领出征都走此门。

  德胜门也是京城北门,胤祚每次回关外都走此门。

  阿依慕嘴上说去拜访德妃,但不过是个借口,既然溜出府了,自然是要找机会出城的。

  因为京城戒严,街上一个行人也没,城门紧闭,周围冷冷清清,几十个兵卒守在周围,夕阳下,气氛肃杀。

  “银票备够了吗?”阿依慕问道。

  彩裳耳语道:“福晋放心,我身上有十多万两呢。”

  “站住!什么人?”守门的兵卒喝道。

  彩裳走上前去,粗生粗气的道:“这位大哥……”

  “女的?”守门的兵卒一愣。

  彩裳暗骂倒霉,明明觉得装的很像了,还是被一眼认出来,好在她是宫里出来的,心思转的极快,顿时道:“不瞒这位大哥,婢子是步军统领衙门卓罗将军家的侍女。”

  说罢将那腰牌给了守门的兵卒检验。

  ……

  彩裳上去交涉,阿依慕和丫丫,只能在一旁看着。

  许久之后,彩裳回来,委屈的道:“福晋,婢子尽力了。”

  “守门的怎么说?”阿依慕追问。

  彩裳道:“婢子银子也使了,谎话也编了,可那人就不给开,他说京城守门的,分属三波人马,互相制衡钳制,没有九门提督军令,无论如何都不能开门。”

  丫丫恍然道:“怪不得那卓罗这么放心把腰牌交给我们,原来他早知道我们出不了城门。”

  “福晋,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彩裳问道。

  阿依慕想了想,抬头看看天色,只见日头偏西了,而后目光一凝:“今天有些晚了,先回府中。明日一早,我们进宫!”

  黄昏时,阿依慕回到府中。

  守门的卓罗笑呵呵的把腰牌接过,也没问发生了什么。

  当晚,阿依慕正躺在床上思考,明天用什么借口溜出府去,又该怎么进宫去,又要怎么躲开太子的眼线。

  想着想着,阿依慕突然觉得肚子一痛,接着疼痛逐渐扩大,阿依慕不由叫出声来。

  屋外的彩裳听到动静,忙不迭的推门进来,掀开被子一看,惊道:“羊水破了!”而后她扯着嗓子大喊道:“丫丫!快请产婆!福晋要临盆了!”

  ……

  半夜,守在府外的卓罗听了许久的女子分娩的嘶嚎,心里大呼晦气,只觉得脸上的伤口又疼了起来。

  他在王府门前来回踱步,低声咒骂道:“叫吧!疼死了才好!”

  而后他又想到阿依慕那绝美的容颜,不禁又将这嘶嚎带入了另一个场景,顿时觉得身心舒畅了许多。

  他偷偷到王府后院的墙根下,想听的更清楚些。

  黎明时分,府中嘶吼停止,接着万籁俱寂。

  靠着墙根睡着的卓罗立马起来,惊疑不定的道:“死了?”

  王府内院,产婆抱着个不哭不闹的死婴,傻了眼。

  浑身大汗的阿依慕虚弱的道:“孩……孩子呢?”

  一旁挽着袖子忙活了一晚上的彩裳擦了擦汗道:“怎么不哭啊?”

  产婆颤巍巍跪下,惊惧万分的道:“是……是个……是个死婴……”

  “不可能!”彩裳把婴儿抱了过去,只见婴儿脐带已经剪了,只是没有呼吸,也不动弹,更不哭闹。

  “拍拍!”丫丫急忙道,“不哭拍拍就好了!”

  “老身……”产婆颤抖的道,“老身已经拍过了……孩子没有反应……”

  彩裳不信,将孩子抱在怀里,轻拍他背部,拍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手越来越抖。

  阿依慕怔怔的流下泪来。

  丫丫道:“我来!”说着将孩子抱过,微微加大力道,不停的拍孩子背。

  眼见孩子没有反应,丫丫换做拍孩子脚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产房内的女人们,渐渐都哭了出来。

  “福晋。”彩裳攥住了阿依慕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分外冰凉。

  产婆站起身道:“老身替福晋清理梳洗……”

  阿依慕痛苦的闭上眼睛,眼泪汇成小溪,顺着脸颊流下。

  恰在此众女悲痛欲绝之时,一声极不合时宜的笑声在房内响起。

  “咯咯咯……”

  众人朝那声音开去,只见婴儿在丫丫手上,裂开小嘴,笑个不停。

  彩裳惊奇的盯着丫丫:“天哪,丫丫,你是活菩萨吗?”

  丫丫茫然的道:“我只是挠了孩子脚丫……”

  产婆凑上前去,看着孩子,忽然举起了手掌,作势欲打,幸而被彩裳拦住了。

  “孩子笑着出生……这不吉利啊。”产婆担忧的道。

  “胡说!”丫丫凶道,“乌鸦嘴!”

  阿依慕在床上,艰难的抬起头来:“抱给我看看……”

  丫丫将孩子抱来,嘴上甜甜的道:“恭喜福晋,是个小格格呢。”

  恰在此时,朝阳初升,一缕阳光刺头云层,正照在王府产房上。

  ……

  两天后,河南许州郊外。

  胤祚正骑在马上行军,天空中飞来两个黑点,而后极快靠近,如同射来两支利箭,离胤祚不足一丈的地方突然停住,带起一阵旋风。

  一黑一白的两只海东青,围着胤祚不停飞来飞去。

  新军将士皆驻足观看这神异的一幕。

  胤祚干脆叫大军停下休息,自己带了鹿皮手套,让两只海东青降落,去取它们的信件。

  读罢之后,胤祚已大概明白了事情原委。

  阿依慕还将十四的字条,附在了示警的信里,胤祚一看,便知道这是十四的字迹。

  胤祚心道,这回算是欠了十四一个大人情,未来他再向自己开口要上战场,可不好拒绝了。

  念及此处,胤祚当场拿来纸笔,给阿依慕写信,叫她尽快离开京城,直接去关外的齐齐阿哈尔。

  想了想,他又加上一句,若是难以出城,可以找德妃想办法。

  考虑道白羽的送错信的不良记录,胤祚这回派黑羽送信,白羽则留在身边。

  转眼,又过三天,新军已接近开封府。

  就在黄昏,新军扎营之际。

  一骑快马从远处奔来。

  离得进了,巡逻的骑兵便将那一骑拦住,询问身份。

  片刻,骑兵营送来一封两行的信。

  信是两天前发出的,是云婉儿亲笔些的,笔迹略显仓促。

  胤祚看完信,心中一沉,京城九门都被封住,两行与城内已无法取得联系,城内情况无人得知。

  :。: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107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