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九章意外

小说:大周王侯 作者:大苹果 我要报错
  | |  -> ->     攻击涿州城的兵马正是韩刚和马青山两人率领的三万大周骑兵。两人在霸州城头达成共识之后,决定要站着死,要让辽人付出代价的勇敢决定。在经过三天的准备之后,两人在霸州城中的近十万兵马中挑选出了三万精锐兵马准备进攻。

  挑选兵马的过程并不顺利,韩刚和马青山虽然是此刻霸州城中最高军事将领,但他们并无调兵之权。一个是被杨俊要治罪的将领,一个是已经战败的北征军的将领,对于目前的局面而言,两人都无调动兵马之权。所以,当两人开始挑选兵马,集结物资和人手准备的时候,很快便遭受到了城中众将的质疑。

  韩刚和马青山为了能顺利的集结兵马,完了一点诡计。他们宣称,刚刚前来霸州传旨的朝廷官员给两人下达了秘密的旨意,两人挑选集结兵马正是因为得到了朝廷的旨意,并非擅作主张。至于要干什么,暂时无可奉告。

  城中官员和将领虽然将信将疑,但却也不好公开质疑。三天后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韩刚和马青山召集了军中数十名中高级将领进行摊牌。他们如实告知了他们的目的,他们是要去反攻辽人,为杨枢密复仇。而且他们作为大周军人,因为北征溃败之故导致朝廷不得不跟辽人订立屈辱和议,心中着实内疚。所以他们要反攻辽人,抱着必死之心去恕罪,这才是大周军人在此刻该做的事情。

  一干将领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韩刚和马青山居然是要和辽人作战,这简直不可思议。朝廷和辽人已经达成和议,边镇各军已经接到了不得和辽人冲突的命令,韩刚和马青山现在这么做这是公然的违抗上命,违背朝廷的旨意的举动。更何况,杨枢密亲率三十万精锐兵马都没能取胜,这两人昏了头,这不是拉着大伙儿一起送死么?

  众将领纷纷质疑,表示此举决不可为。韩刚和马青山告诉众将,此次行动纯属自愿,他们绝不会强迫众人参与其中,他们可以退出。十几名将领当即表示他们要退出,这非法的军事行动他们不会参与。即便韩刚和马青山的官职比他们高,但这样的军令他们是绝不会服从的。

  韩刚笑着表示了理解,请他们退出议事的府衙大堂。然而,当十几名将领踏出大厅门外,行到台阶下的空地上的时候,四面八方无数的羽箭攒射而至,将这十几名将领当场射成了刺猬。韩刚以雷霆手段镇压了军中的异见者,此时此刻,他必须用这样的手段去解决指挥权的问题。既然抱着必死之心,韩刚便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这些将领中绝大部分都是北征军的将领,他们在北征军惨败之后无法置身事外,他们因为救赎自己的行为,而不是退缩。他们应该在析津府之战中战死,而非在此时反对这项计划。

  剩余的将领们当中也有犹豫的人,只是他们没有这十几人这么直接。当他们看到那十几人在大堂外的秋阳下瞬间被射杀的时候,都明白了一件事。韩将军和马将军是铁了心了。他们绝不会容忍有人反对这次行动。所有人当即表示服从命令,愿意跟随韩刚和马青山对辽人发动复仇行动。

  韩刚和马青山都明白,以这种方式逼迫众人跟自己行动确实有些不光彩,但他们只能这么做,否则没有人会愿意跟着自己去作战。这么做当然弊端很明显,整支兵马靠的是强压而整合在一起,并没有凝聚力。也许一场交战便会分崩离析。但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完成自己的心愿,战死战场,杀敌而死,绝不愿不明不白的死在阴谋之中。

  对于此次作战,两人心中谁也没有底,但是三万兵马还是在这种犹豫和未知之中出发了。首要的目标当然是涿州城,事前得到的情报是辽人从涿州撤走了一部分兵马,但具体涿州还有多少兵马驻扎,却是未知之数。

  马青山制定了半夜里悄悄摸进,从东南西三面城墙发动偷袭的计划。事前的侦察表明,涿州城防尚未修复,白天里大批辽人正在忙碌修葺城墙的防御体系,这足以证明对方城池的防御手段不足。所以有了偷袭成功的可能。但这个计划也仅仅是有成功的可能而已,对于韩刚而言,涿州城是他北征首战失败的羞辱之地,他心中甚至有了一丝心理阴影。马青山的计划更他当初失败的那次偷袭何等相似,韩刚甚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自己依旧要重蹈覆辙,而这一次怕是要死在这里的预感。

  然而,当攻城战打响之后,让韩刚和马青山万万没想到的是,事情居然顺利的不可思议。大批兵马摸到城下的时候,对方城头辽军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当强弩将城头游弋的少量流动守夜的侦察哨射杀之后,城头居然没有任何的觉察和骚动。只携带了最简单的攻城云梯的大周兵马怕是史上最为寒酸的一只攻城兵马。但他们居然直到利用云梯大批攻上城墙之后才被城下帐篷里熟睡的守军发觉。城头上居然除了那些值夜的流动哨之外,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和驻守兵马。

  当辽军发现大周兵马已然攻上城头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潮水般的大周兵马涌入城中,东南西三处城门被攻占,城门洞开。更多的大周兵马疯狂涌入,像海潮一般灌满了各处街巷。

  守城的这一批辽军兵马是从中京道调来的步兵。他们原本隶属于北枢密院枢密使耶律材的步骑兵大军。数月前,完颜阿古大的女真大军突破天险山峦突入中京道,一路屠杀直奔兴中府而去的时候,耶律材做出了最快的反应,他命十五余万骑兵率先追击,剩余的五万步兵只能步行跟随。直到耶律材在兴中府大灵河南岸的旷野被完颜阿古大的骑兵伏击,几乎全军覆没之时,步兵们也没有赶到兴中府战场。

  而恰恰因为他们行动速度慢,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了洪水的灭顶之灾。但之后他们却不得不绕行大灵河北岸,最后和耶律春的兵马汇合一并赶往大定府。到了大定府之后,他们中的三万人又不得不行军六七百里赶往析津府,因为析津府大战结束,朝廷将所有兵马集结于大定府,而这三万人则必须填补析津府守军战斗阵亡的缺口。

  也就是说,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里,这些步兵从中京道最东边的海北州开始行军,一路往西,最终抵达了一千三百里外的析津府。这还不算完,到了析津府之后他们中的两万倒霉蛋又不得不开赴涿州。到了涿州本以为终于可以安稳下来了,然而,涿州守将韩宗泽这个靠着他爹爹的权势得到守城军职的家伙居然下达了要这两万人修筑涿州城池的命令。

  连续多日的辛苦奔波行军,现在又是重体力的修建城墙的工作,这两万步兵早已疲倦欲死。白天累得半死,晚上一个个睡的跟死猪一番,怕是打炸雷也炸不醒他们。那韩宗泽还自以为聪明,自以为体恤士兵们的感受,特地在城墙下修建了供他们夜晚睡觉的工棚,让他们睡的更香甜。为了恢复他们的体力,让他们不至于太不开心,韩宗泽更是下令解除军中戒酒禁令,在晚间允许他们喝酒。那些喝了酒又疲劳的辽军苦力倒霉蛋们哪里还有半点的警惕性。刀架在脖子上,砍出血来,他们才会惊醒。

  其实韩宗泽这么做也没错,只能说,韩刚和马青山的这次进攻完全是意料之外的进攻。辽人怎会想到,前脚订立了和议,后脚便有大周兵马攻城?

  这种种的因素导致了大周兵马不费吹灰之力便迅速掌控了局面。韩刚和马青山也意识到涿州城中的兵马并不多,战斗力也并不强悍,他们惊喜的发现,这场攻城战居然会如此的顺利,如此的摧枯拉朽。对于敌我双方而言,这都是一场意外。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1046/1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