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老了老了不中用了,瞧瞧,当初给你取名字,如今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对了,今年多大了?”老杨头又问。

  余兴奎抬起几根手指比划了下:“今年四十五啦!”

  “四十五啦?”

  “是啊,四十五岁整呢,比杨三哥小两岁,他四十七。”余兴奎道。

  “啊?”老杨头张了张嘴,一脸茫然。

  显然,杨华忠具体多大岁数,老汉并不是很清楚。所以这会子从一个外人口中听到,他才愣了下。

  “这日子过得可真快啊,你爹走了都好多年了哦?好像是十几年前闹瘟疫的时候走的?”老杨头又问。

  余兴奎点头,提到十几年前,由一场洪水引发的瘟疫时,他整个人都神色落寞下来。

  “是啊,我爹就是那会子走的,他命苦,一辈子就没享过几天福,走的时候身边都没个人……”

  不仅爹是那场瘟疫走的,自己的原配妻子还有一双儿女也都死于那一场瘟疫。

  那一年大瘟疫,余家村是重灾区,后来官府派了官兵过来是打算先隔离,接着再焚村的。

  幸好当时还没成为护国大将军的骆风棠和杨若晴勇闯余家村,研制出治疗瘟疫的解药来,不然,现在自己和娘也都死了。

  “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人活于世,总有走的那一天,你瞧瞧我,这不也快了嘛,我家那些不孝的儿孙把我关在这儿,这是坐牢啊!”老杨头抬手拍了拍床板,一脸自嘲。

  余兴奎回过神来,突然想起自己今日站在这里的目的,可不是真的过来陪这老汉回忆那些不好的往事的,而是过来哄他开心的,好让他接受自己来伺候他。

  “老杨伯,您千万别这么说,不管咋样至少您老吃穿不愁,儿孙们不敢有半点短缺了您,而我娘,比起您来,我娘就受苦了……”

  “你娘还在世?”老杨头惊讶的问,眼中掠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余兴奎点头,“我娘一直在呢。”

  老杨头来了兴趣,又问:“那你娘今年六十有一了吧?”

  这回,换余兴奎惊愕了,这老汉先前可是连自家亲儿子多少岁都不记得,咋别人家一个老太太的年纪却记得这么清楚呢?

  “是啊,老杨伯您咋记得这么清楚啊?”余兴奎忍不住问。

  老杨头哈哈一笑,这笑声听起来仿佛让他年轻了十来岁。

  老杨头笑得眉眼弯弯,两个月都没有打理过的胡须早已遮住了嘴巴,但一点儿都不妨碍他说话。

  “我当然记得清楚啊,先前不是说了么,你爹和你娘当初还是我给拉的红线呢,你娘啊,是我在别的村子里一个朋友的妹子,”

  “因为我跟那个朋友要好,所以顺便帮她妹子拉了一条红线。”

  有些事情,老杨头不方便跟余兴奎说。

  想当年他第一回看到余兴奎的娘赵嫦娥时,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那是几十年前了,那会子谭氏刚刚生下老三正在坐月子,他已经是三个儿子的父亲了。

  谭氏坐月子没有鸡蛋吃,他去找那个要好的朋友借,当时自己已经二十八,快要三十岁了。

  朋友家的小妹一直寄样在别人家,那天刚好回家来,十四岁的女孩子,亭亭玉立,好看得就跟那花骨朵似的。

  一问名字,说叫嫦娥。

  他当时就想着这个名字取的可真好,人如其名,长得真的跟月亮上的那个嫦娥仙子似的。

  虽然他从没见过月亮上的嫦娥仙子长啥样,可在他看来,赵嫦娥的气质就跟那仙子差不多。

  当时他就生出一股冲动,要是自个有钱,他宁可给谭氏一笔钱,让她带着三个儿子离开老杨家,把正妻的位置腾出来给赵嫦娥。

  可惜他没钱。

  正因为没钱,所以没法打发原配,安抚孩子,搪塞村民们的口舌。

  也正因为没钱,他没法拿出一份像样的彩礼让赵家答应把闺女嫁给他。

  两下权衡,他只能把那份冲动深埋在内心深处。

  自从知道好朋友家里有个妹妹出落得漂亮,他跟那个好朋友的关系越发的好了。

  后来朋友家出了事,家里顶梁柱都没了,就剩下一个老娘跟赵嫦娥娘俩拉扯着朋友的一双孩子。

  他的心思又活了。

  试探着把她们孤儿寡母的四个人接到长坪村自己家来住了几日,打出的旗号是照顾好朋友家人。

  而赵嫦娥的老娘是个伶俐老太太,看出了老杨头的心思,住了没几日就先带着两个小孙子回了赵家,寻了个借口把赵嫦娥单独留在老杨家。

  赵家老娘这种默许的态度,无形中给了老杨头鼓舞。

  而赵嫦娥也不白吃饭,把老杨家的家务活全给包揽了,跟在谭氏身后嫂子长嫂子短的叫着,还帮忙照看刚一岁不到的杨华忠。

  当时他打着的主意是先让赵嫦娥住下来,让谭氏看到赵嫦娥的好,再慢慢的跟谭氏那里软磨硬泡,好让谭氏接受赵嫦娥。

  可他没想到的是,谭氏在那一块心胸狭窄得插不进一根针。

  不仅不答应,反倒大闹了一场,拽着赵嫦娥的头发一路打一路骂,从长坪村一路闹到了赵家村,逢人就说赵嫦娥勾搭他,各种难听的话都招呼上了。

  赵嫦娥回了赵家,名声毁了个七零八落,上门提亲的都没有了。

  他气得个半死,若是他跟赵嫦娥真有个啥子丑寅卯,那倒也认了。

  可问题是他一直把赵嫦娥当妹妹,那份心思也一直藏在心底,还没来得及那啥就让谭氏给搅黄了。

  可谭氏那边偏生他又摆不平,无奈之下,他想到了一块儿挖河堤认识的余家村的一个老光棍余茂和,因为家穷,年轻三十都没娶到婆娘。

  要是自己拉红线把赵嫦娥给嫁出去了,有三点好。

  一来堵住了外面人的嘴,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二则给谭氏也有个交待,表明了自己今后的态度。

  第三嘛,便是给赵嫦娥寻了个去处,也对得起她叫了自己将近两年的哥哥。

  没想到,余茂和不在乎外面那些闲言碎语,坚持着娶了赵嫦娥。

  :。: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0970/5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