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狮子,怕我?”

  李贺呆了呆,他有些不敢置信:“狮子是猛兽啊...”

  狮子体型庞大,特别是雄狮,别看李贺很胖,五个他加在一起,也没有雄狮体积庞大...雄狮要是想吃他,几口就能把他吞下去...

  但是雄狮被自己吓跑了?

  刚刚对面,可不是一头雄狮,而是几头!

  “我什么时候这么威风了?”

  是的,很威风,当时骑着黑玫瑰,猛兽退避,李贺还想着狐假虎威,绝对不会离开黑玫瑰半步...那感觉太爽了,猛兽见了黑玫瑰就跑...

  现在,李贺有些懵:“难道,当时不是我狐假虎威,是黑玫瑰狐假虎威,我没有借助黑玫瑰的威势,而是黑玫瑰借助我的威势,吓走了那些猛兽?”

  这么一想,李贺脸色有些黑:“黑玫瑰,真的好狡猾,还懂得这个?”

  “吼...”

  身后传来虎吼,李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不管是不是狮子害怕我,还是怎么回事。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是所有的猛兽都怕我,还是因为机缘巧合,狮子看到了可怕的东西,这才跑路了?”

  转身,李贺就看到两头猛虎,竟然在牛群的追赶下落荒而逃。猛虎似乎很窝囊,一头猛虎的嘴巴流着血。

  而猛虎身后,足足数百头强壮的牛,如同山崩地裂一般,踩着鞭炮一般轰鸣的声响,烟尘弊天的追在两头猛虎身后...猛虎夹着尾巴,好像很是害怕,不服刚才驱赶羊群牛群的威势。

  李贺看得目瞪口呆:“不合常理,这不合常理啊...吃素的,怎么可能追着吃肉的跑?”

  “不好...”

  李贺也没有心思去想着,试验试验自己心中的想法,是因为机缘巧合,自己吓跑了雄狮,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因为,牛群率领着羊群,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向这里奔来...

  而李贺,就在这群吃草的动物冲锋的当中...

  撒开脚丫子,斜地里向一边就跑。李贺不傻,直直的跑,自己两条腿,绝对跑不过四条腿。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身去肥胖,已经二百多接近三百斤,跑几步就跑不动了。

  如果被这群牛追上,可能...

  会被踩成一地肥油...

  斜地里跑了几十米,李贺跑不动了...

  气喘如牛,他感觉天旋地转,好想睡一觉:“跑了这一路,我都感觉跑掉了几斤油...不行,这次要是大难不死,我必须要减肥了。想当年,我身轻如燕,翻墙上楼,夜行几家,都不带气喘的...”

  李贺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

  他不由得想到,肥胖并不是一件好事。当初他虽然有些胖,但不至于跑几十米就跑不动。

  转头,看向自己并没有跑出这些吃草的大军的冲锋之路,李贺一咬牙:“跑不动也要跑...”

  李贺继续向斜前方跑,哪怕是跑不动,满满地挪动双脚,也距离死亡越来越远。

  “轰...”

  走了二十来米,终于走不动了,李贺推金山倒玉柱的倒在了地上。

  “死就死吧...”

  李贺躺在地上,肥胖的身躯,并没有被野草遮挡住。特别是在草地中吐出的肚子,不断上下起伏。一巴掌拍在脸上,李贺恨恨的说道:“你再自作多情,那老家伙绝不会来救你的...”

  “轰隆隆...”

  牛群与羊群靠近了,李贺能够感受到地面的震动。

  “居士...”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黑影遮掩了阳光,李贺一扭头,顿时一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声音继续传来:“背后骂人,可是不好的习惯...”

  李贺从地上一跃而起,接近三百斤,不过一米七五的身躯,谁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种灵活的动作。他站起身来,抓住马鞍就要向马背上爬:“道长,快走...这牛羊怕是疯了,不知道是不是老虎还是狮子调戏了他们的老婆还是女儿,他们这是要吃了老虎还有狮子...再不跑,牛群还有羊群的冲锋可都不是闹着玩的...这一群畜生,打架可都是靠撞脑袋的...”

  “你想骑马,可是贫道呢?你还年轻,贫道可是老了...”

  尤一修看着爬了几次,没有爬上马背的李贺,感觉到无语...

  “道长,我这是累了,真的跑不动了。您老人家,可是能够腾云驾雾,再不济也能够驾驭飞剑吧...或者说,你学会了什么步法,一步踏出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我是普通人啊...”

  李贺咽了咽口水,终于爬上了马背:“一修道长,快跑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还有不足二十米了...牛群还有羊群的速度有多快?反正是不慢,这个时候,想要逃走,已经不可能了...

  “跑?贫道能跑掉,你能跑掉?”

  李贺嘴角抽了抽,刚才李贺那一番理论,一堆马屁,他可不会承情。作为修道者,已经阳神凝聚的修道者,李贺绝不会被人用几句话,就会晕头转向的。

  在李贺绝望的眼神中,尤一修手指冒着莹莹玉光,伸手一指空中,手指在空中写写画画,随即笑道:“放心,没事的...”

  李贺张了张嘴,他有些欲哭无泪。

  手指在空中写写画画,就能抵挡这群牛羊的冲锋?

  骗人玩呢...

  如果是张道然在这里,李贺说不准就信了。但是尤一修,给李贺的感觉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老头,毫无用处那种...虽然脾气很好,很好说话,但是李贺,一直不认为尤一修就修炼了什么神通本领的。

  当初,他还在三清观,还没有起家的时候,就经常混迹三清观。那个时候,尤一修还没有拜师呢...李贺记得清清楚楚,当初张道然说过,尤一修灵脉不通,就算是吃了丹药,也不可能修道的...

  “完了...”

  眨眼间,牛羊穿越十几米的空间,向他们撞来...李贺脸色一白,呢喃道。

  刚想闭上双眼,想要驱散心中的恐惧,忽然他睁大了双眼。刚才,几头牛羊,向他还有黑玫瑰撞来,他就像是空气,不存在一样,牛羊直接穿过了他的身躯...

  一只...

  两只...

  一头...

  两头...

  李贺感觉自己如同做梦一样,自己如同不存在,就像是空气,牛羊轻而易举的穿过自己的身体。李贺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脸色一变:“我能摸到我的身体,这些牛羊...为什么能够穿过我的身体?”

  这个想法还没有落下,牛羊已经远去,一群野狼,足足数百,向这里狂奔而来...

  李贺明白了,这不是狮子老虎怕自己,而是被冲锋的牛羊群吓怕了。而牛羊群,则是被狼群吓怕了...

  正在想着,身边的尤一修却忽然叹息一声:“生物链有些不平衡,怪不得一宁师弟当初会受罚。在他的照顾下,这方东极天,野狼成患了...”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089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