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合1为潇瑟丶g加更5】

  “张雨萌,她是哪冒出来的强者?”

  不知多少人看到这个场面后倒吸凉气,暗道恐怖。

  “仅仅这一招火海,足以让她成为宗门内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之列。”

  “厉害的神通,这绝对是她独有的神通,不然火海根本无法呈现出如此恐怖的威能。”

  “真的是......非同一般。”剑竹峰的峰座低声喃喃。

  就连邢南也被震撼住了:“难怪我会输,看样子,她打我的时候根本没出全力。”

  一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可能和他交手,真是太简单。

  四周议论声逐渐多了起来。

  嗡!

  可当攻击相互碰撞的时候。

  场面再度平静。

  无数目光,汇聚在两人强大的秘法神通相交的地方。

  火海在焚烧雨滴剑气。

  “嗯?”

  魂殇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他凝目,不得不全力对待。

  “雨滴......”

  “很强的火焰。”

  但魂殇并不紧张,他双手掐诀,目中突然绽放青芒:

  “积水成河!”

  哗啦啦......

  从空中倾泻而下的无数雨滴,此时此刻,汇聚成河流,其威能提升五倍,同样也更为凝聚。

  肉眼望去,这是一条空中河。

  可意念感应中,仿佛是一道剑流。

  剑气的移动,犹如蟒蛇,只要上方的能量不断,那么这条河也就不会断。

  “嘶!”

  剑海峰的峰座见状都惊住了:“魂殇领悟出雨滴秘术的延伸?如此变招,真的有些夸张了。”

  将秘术变招,难度很高,除非进入眸中顿悟状态,方能领悟出一些,但想要达到契合,融会贯通,也是一个大工程。

  如今魂殇将雨滴秘术发展成积水成河的变招。

  这份资质,让峰座叹为观止。

  殊不知,在积水成河之后,魂殇还有聚河成江,甚至第三重变化奔腾似海,他还在领悟和修行之中,虽说如此,但也能施展出来奔腾似海,由雨滴秘术而来,其中恐怖,也只有魂殇一人知晓了。

  第一重变化,积水成河,让萌萌的火势顿减。

  “咦?”

  萌萌感受到了不同。

  “有些本事。”

  她心中暗道。

  ”火凤展翅。”

  萌萌意念一动,再次打出一道强大秘术。

  吱!

  众目睽睽之下,无尽火海中发生突变,很多火浪不断的汇聚,渐渐地,一个活灵活现的火凤,展现人间。

  它仰天吼叫,双翼一动,向上横压而去。

  “这,这这这?”

  剑竹峰的峰座目瞪口呆:“这种神通她都会?”

  在他们对面,剑海峰附近,一位长老心惊道:

  “神通或秘术中,我们往往会呈现出一些样子,看魂殇的招式,像是一条河流,有的是大山,有的是树木,有的是巨石,也有刻画成生物,豺狼虎豹,可无一例外,要刻画这些,需要对生物有个直观的了解,那样才会发挥出为了,可这么生动的火凤,难道......难道她亲眼见到并接触过?不可思议。”

  殊不知,这些萌萌没见过,但张汉不只是见过,甚至吃过......

  “她这么强?”

  魂殇的妹妹魂萱目光凝重起来。

  在一开始,她很坚定也确信自己的哥哥会赢。

  然而打到现在,见到如此情景,她坚定的内心也有了一丝松动。

  “不简单啊。”

  另外一头,岳无为突然摸了摸胡子,目光有些深意的看着魂殇。

  “此子是有大机缘之人。”张汉平静的说了句。

  “那......”紫妍目光微凝。

  “你猜他们谁会赢?”岳无为笑呵呵的说道:“我才是对面那小子。”

  “肯定是萌萌啊。”岳小闹说。

  张汉微微摇头,淡笑:“有大机缘也未必能赢,论底牌,我女儿更多。”

  “但硬实力和境界还是有差距。”岳无为说:“那小子可是个炼虚前期,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炼虚前期,我观他气息,很稳重,通过施展秘术的手法,我觉得他战一般的炼虚中期都没问题,萌萌还小,她才多大?十八岁,修行时日尚短,以化神前期,对战炼虚前期已经够可以了,可对战那小子,可能还差点。”

  “分析的不错。”张汉点了下头后,又摇头数下,说:“我女儿能胜三分。”

  说话就是那么有自信。

  因为只有他才清楚,他教给萌萌的一些招式,到底是什么来头。

  很多秘术,可延伸修行至自己领悟的神通,这些哪个都是久负盛名的那些渡劫九阶的成名技,又岂能一般,上限极高。

  魂殇哪怕有些机缘,也无法相比,他是炼虚修士,若是真的如他人所说,是一位化神巅峰,可能要被按在地上打。

  随着火凤的升空。

  魂殇瞳孔微缩,他沉吟了下,右手的长剑猛地划出一个半圆。

  嗡!

  无比凝视的防御层,将他包围,他化作一道流光,快速向下俯冲。

  他要近身战!

  同时也掌控积水成河,最后的威能,消磨火凤七成能量,他一头扎入其中,剑光闪烁,仿佛火凤内部爆炸般。

  滋啦!

  火凤被他硬生生的斩破。

  “一剑断山。”

  “二剑断江河。”

  “三剑破空斩!”

  “四剑流星变!”

  “......”

  魂殇接连斩出九剑。

  强大的剑气,让四周再次陷入哗然中。

  “不愧是南岸东部第一人,好强!”

  “张雨萌也厉害,可终究开始太年轻了。”

  “看魂殇的气息和状态,估计距离突破炼虚境不远了,他若达到炼虚,可晋升宗门上层!”

  炼虚境,是护法的标杆,因为魂殇的功勋高,所以在化神巅峰便是护法身份。

  这样的弟子也不少,同样也证明他们完全可以突破到炼虚境,有这个资本,算是提前让他们担任护法之位。

  但没人知道,魂殇距离突破炼虚中期,已经不远了。

  九道剑法之下,一切无所遁迹。

  萌萌十分清楚,面对这种招式,想要逃,是很难的,几乎逃不掉。

  可她没想过逃。

  不就是正面硬打吗?

  萌萌目光突然流转了一丝凶意,她右手出现一把长剑,随着她的双目,同步绽放晶莹的寒芒。

  “鲸饮未吞海。”

  “剑气已横秋!”

  滋啦!

  一道淡黄色的剑芒,瞬间吸收了四面八方的所有能量。

  包括雨滴秘术散去的些许能量,包括萌萌火凤消散的能量,包括四周的灵气。

  这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吞噬之力。

  甚至连魂殇的剑招,能量都有些颤动。

  “此剑......”张汉轻叹口气:“名为黄昏剑。”

  不等岳无为问,张汉便喃喃道:

  “我当初认识一位老前辈,他对剑道的理解登峰造极,修仙界难遇敌手,很多人叫他剑神,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是垂暮之年,他痴剑,将最后所有的能量,包括生命力,打出最后一剑,那一剑,惊天地,整个星域,不知多少渡劫者的雷劫乌云,都被威压震散。”

  “我和他学过不少剑道秘术,甚至神通,但每个都无法和黄昏剑相提并论,我通过他的一道秘术,参悟当时的情景,便是黄昏剑的由来,虽无法和那一剑相比,但也有其三分意境,仅凭这些,黄昏剑便是修仙界剑道中的顶级秘术。”

  “我女儿虽然只学会了一丝丝皮毛,但威力也算不俗了。”

  说到最后,张汉收起感慨的心绪,笑了几声。

  “哎,扎心了。”

  岳无为看着袅袅升起的黄色剑芒,胡子颤抖。

  渡劫九阶的风景,他也很期待啊......

  岳无为都看不透此剑的奥妙,实际上还没什么奥妙在,没有适应的心境,没有那种领悟,也只是有其形无其神。

  虽说如此,但掌握后,战斗力提高,这就是张汉的目的了。

  他也没想萌萌成为那种剑客。

  可以但没必要。

  其他人,也看不出黄昏剑的奥妙,但能感受其恐怖威能。

  “这......”

  魂殇脸色微变,他的僵尸脸终于有了变化。

  “这一剑。”

  “精彩。”

  魂殇身形爆退,放弃了变招和近身。

  砰砰砰砰......

  九道剑芒,根本无法阻止黄昏剑的袭击。

  让人非常意外的是,九道剑芒被打碎后,散落的能量,被黄昏剑气尽数吸收。

  它好像更强了。

  “不错。”

  魂殇目光挂上些许凝重。

  长剑不断挥舞。

  在他的尝试下,终于找到了破绽。

  随着距离的变远,他发现萌萌对黄昏剑气的掌控,也变得不稳了。

  “继续向上!”

  魂殇一边向高空飞去,一边抵抗黄昏剑气。

  在不知有多少万人的注视下。

  魂殇一脸沉重,感受下剑气:

  “继续向上。”

  嗖......

  一开始,魂殇是一个人,渐渐地,他的面庞什么的,已经看不清了,只是一个黑影。

  很快,黑影变成了芝麻大小,片刻后,身影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意思?”

  在场诸多的人懵逼。

  “魂殇被打跑了?”

  “天啊,未分胜负,直接逃离现场,绝了。”

  “哥他......”魂萱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虽然对方很强,但不至于逃那么远吧?”

  大家都算是发现了。

  因为魂殇知道这一剑不好抵抗,便躲避开来。

  可躲着躲着,这距离也太遥远了。

  估计一道剑气斩过去,飞到魂殇的距离,自然而然的就消散了。

  “约战还能这么打?”

  人群中的一个胖子说道:“那我约战也直接离开,休息两个小时在过来继续打是不是也可以?”

  “魂殇他在干什么?”

  议论声渐渐响起。

  很多人都认为,魂殇应该能抵挡住这一剑。

  ”或许这是张雨萌最后压箱底的手段,付出一些代价硬抗过去,不就直接胜利了吗?“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

  “......”

  “切。”听到这些议论声,岳小闹撇嘴。

  萌萌的手段多着呢,黄昏剑有些故事,但在萌萌那,不就是个剑道秘术吗?

  其实岳小闹觉得,以张叔叔的尿性程度,估计教给萌萌的每个招式,都有黄昏剑这样的故事。

  嗖!

  远远的,大家可以看到一个黑点。

  “回来了?”

  萌萌有些发呆的眨了眨眼。

  这种很正经的逃跑方式,让她也有点大开眼界。

  属实特殊啊。

  切磋性质的战斗,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回来就接着打?”

  萌萌远远的问了句。

  “不打了。”

  魂殇神色平静,直言道:“你那一剑,我防不住,此战,我输。”

  说完魂殇看了眼人群中的魂萱,点点头,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在众人眼中,觉得有些凄凉。

  此战过后,南岸东部第一人魂殇,成为过去式,而一个袅袅升起的新星张雨萌,成为了南岸东部第一人。

  “你真厉害。”

  魂萱非但没有生气,还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萌萌,态度和语气极佳:“张雨萌,你人长得漂亮,还这么厉害,简直是我辈楷模。”

  “你太客气了。”萌萌笑了笑说道。

  “一千积分我给你转过去,还有这五种六阶灵宝,拿好。”魂萱拿出东西。

  萌萌见状,美滋滋的收起:“挑战别人还能赚钱,这买卖不错。”

  “那个,你觉得我哥怎么样?”魂萱突然低声问道。

  “还行啊,我觉得挺厉害的。”萌萌愣了下。

  “人长的也挺帅吧?”魂萱又问。

  “呃,你认为帅就帅喽。”萌萌神色狐疑。

  这魂萱要干嘛?

  怎么一副媒婆的样子。

  “咳,别乱说话啊,要不然我爸该打人了。”萌萌忍不住提醒了声。

  “啊?”

  这回轮到魂萱愣住了,她沉思两秒,又笑着说:“我不乱说话,那个,你是剑竹峰的,有时间我找你去聊天。”

  “好吧。”

  萌萌见魂萱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饱含深意,不由头皮发麻。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百合吧?

  嘶!

  想起这个可能,萌萌倒吸凉气。

  准备回去找人打听下魂萱的消息。

  “没什么事,也恭喜你成为南岸东部第一人,有这个名头,也会有不少好处,你自己慢慢体会,哦不,到时候我找你聊天再说,此地人多嘴杂,我先走了。”

  魂萱笑着打招呼离开。

  他转头的时候,还看到远处的魂殇,侧过身,向后看了眼。

  “你看,我哥都忍不住偷偷的看你,他闷骚,你别在意啊。”魂萱说道。

  “快走吧,不然一会儿真被揍了。”萌萌又说了句。

  “呵呵呵。”

  魂萱笑笑不说话,离开了这里。

  殊不知,前方的魂殇,脸色无比漆黑。

  “魂殇输了。”

  剑海峰的峰座摇摇头:“输的不怨,张雨萌很强,年岁不大,有如此修为和秘术,资质恐怖,我剑宗能多如此天骄,幸事......”

  他说完带头离去。

  “哈哈哈哈,这才是我剑竹峰第一人应该有的姿态啊!”剑竹峰的峰座哈哈大笑。

  “咳,呵呵,是的,呵呵呵,咳咳......”

  殊不知,旁边的前第一人邢南,神色这个尴尬啊。

  心里也忍不住想:峰座,您要是不会说话,少说点,给弟子留些颜面好不好。

  “张雨萌。”

  有些长老,护法,目光盯着萌萌看了半响,摇头离去。

  这一战,他们觉得不虚此行。

  “南岸东部第一人张雨萌。”

  “剑竹峰张雨萌。”

  “她叫张雨萌。”

  “人美声甜实力高。”

  “......”

  此时此刻,太多的人记住了这个名字,张雨萌。

  人们相互谈论。

  震撼,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横压数年之久的魂殇,终于落败。

  一个神话的覆灭,代表另外一个神话的崛起。

  “赢了。”

  萌萌飞回张汉身旁,笑嘻嘻的表情,她漂亮的大眼睛里,有着熟悉的神色。

  “这都赢了,我女儿可真厉害啊。”

  张汉赞扬道。

  “说的好假啊,那是以前糊弄我小时候说的。”萌萌不乐意道。

  “哈哈哈。”

  张汉开怀大笑,随即脸色一正:“我女儿的对战水准,提高了很多,修为很扎实,这和你平时的努力修行有关,秘术的选择和施展都非常有针对性,眼光独到,恭喜你,我的小公主,你对战经验上已经可以出师了。”

  “咯咯。”

  萌萌笑着说:“还得和父王大人继续学习呀。”

  “瞧你臭美的样。”紫妍好笑道。

  “我爸刚赌你输呢,萌萌。”岳小闹实力诠释坑爹俩字的含义。

  “我说了吗?”岳无为一脸疑惑。

  “说了。”张汉,紫妍,岳小闹三人异口同声。

  岳无为:“......”

  萌萌闻言轻哼道:“小闹啊,你好姐妹都被说了,你晚上不得有点表示?”

  岳小闹沉吟了下:“你说的是割了我爸的胡子?”

  “对喽。”

  “好主意。”

  “......”

  听到他们的话,岳无为嘴角颤抖。

  快要回到宅院的时候。

  张汉才说:“那个魂殇是炼虚前期,能战一般的炼虚中期,所以岳老才说你可能要略败一点。”

  “啊?”萌萌愣了愣:“那他展现的是化神巅峰呢,他隐藏实力干嘛?”

  “不知道,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张汉摇摇头,又笑着说:“你出了几成功力?”

  “七成......算是八成吧。”萌萌想了想说。

  “够用了。”

  张汉眼睛微眯,说:“若全力交战,你可能只赢三分,或者干脆的说,你们俩旗鼓相当,平分秋色。”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平分秋色差不多,这已经很厉害了。”岳无为连连说道。

  ”但若是生死战。”

  张汉突然又补充一句:“他必死无疑。”

  这句话出口后。

  岳无为猛地沉默了。

  两秒钟后,他重重点头,很认真的说:

  “是的,生死战,他没有一丝活路。”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20770/1488/